Tag标签
  • 传统
  • 图文
  • 卡片
全部文章

林子深处(十一)

菊林子的功效

  

林子深处(十一)

林子深处(十一)

林子深处(十一)

  “王书记怎么是坏人了?我才是坏人啊?”旺财依然很疑惑。“叽叽,叽叽。”旺鸟在旺财怀里发出抗议,显然打搅了它的休息。“呦?还有一只鸟?”“是啊,它一直跟着我,是我的伴。” 春菊起身,去厨房抓了一碗茶叶蛋和粽子,递给旺财:“快吃,快吃,吃好了洗洗身子啊。我去叫你叔来。”然后她嘀咕着:“孩子啊,你从小就没胆,在深山里呆了这么久,一定害怕吧……” 【导读】“母。”“旺财啊”春菊抽泣着,说不出话来,她摩挲着旺财的脸。“母,小声,小声。大(父亲)和老呢?”春菊慢慢地停止抽泣,平息了呼吸,低喃说:“你大两年前就出去找你了,你老过世了。两年来就我一个人在家里,天天等你们父子回... 谢灶炎:“县里说,当年王书记是反革命分子,是潜藏在人民内部的特务,坏人,是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。你是为民除害的英雄,报纸上都登了你的英雄事迹,叫《革命小英雄,锄奸后埋名》《寻找英雄的谢旺财同志》,我们都看了,所以你大一直在找你。” 旺财换了他大的粗布衣裳,蹲在火桶里,他回来的消息很快传遍小年的高田村,村民连夜纷沓而至,嘘寒问暖,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热闹的气氛。外面又向起零星的小鞭炮声,引起一群孩童朝鞭炮响的家里奔去,嘻嘻哈哈的笑声打断了屋里的声音。旺财问:“堂叔,今天过年?”堂叔坐在旺财身边,正接过李春菊端来的热茶水,掀开杯盖,顺着茶杯吹了一圈,又逆着茶杯吹了一圈杯中袅袅热气,听到旺财的话,清清喉咙说:“今天小年,腊月二十四,也是高春,大家都打扫积尘了。” “有的,我去找找。” 李春菊转身关了大门,摸索着朝漆黑的房间走去。常睹的大数据认识模子有哪些!娴背对着旺财,问:“他们说你有孩子了?”旺财吞吐道:“嗯,是。”“怎不一起带回家来?”她咬着嘴唇,抬头仰看天花板,声音有些生硬。旺财仍然坐在火桶里,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,他害怕哪句话就会促使她发作起来。娴见他半晌没有吭声,突然转回身来:“几年了,我到处打听你的消息,天天问你母有没有你的下落……”旺财抬起眼皮,不敢直视她的眼睛,却还是看见她的脸颊流下了泪水。娴一侧身,极快地抹掉抑制不住的眼泪,继续站在那里,背对着他。旺财抬起头,看着她的背影,这背影他是熟悉的。 “叔,我真的没事了吗?”旺财盯着堂叔的眼睛。“孩子,真没事了。你这几年在哪里过啊?”谢灶炎问道。“我过得还好,有了媳妇和儿子。”“什么?娴一直没谈人,人家都说她在等你。”“……不说她了,母,家里粮食还够吃吗?”“今年好多了。” 夜深后,堂叔谢灶炎和村民先后离开春菊家,春菊用抹布擦拭滴在八仙桌上的茶水,又拿起一件男褂,盖在旺财的膝盖上。旺财朝火桶低下头,用一根铁丝拨弄桶内的竹炭火,突然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门口响起:“二婶还没睡啊?”旺财抬头,目光接触到了她的眼睛时,手里的铁丝掉在火桶的栏栅上,发出清脆的“叮当”声,在这深夜里更加响亮。女孩子是娴,穿一件草绿的军装,深蓝的裤子和一双红格子的布鞋。春菊侧身,“呦,是娴呐,进来坐坐。”“我就问问婶,你有没有我奶奶那么大的鞋样啊?我给她做鞋子。”娴没有看旺财,正身对着李春菊。 “母。”“旺财啊……”春菊抽泣着,说不出话来,她摩挲着旺财的脸。“母,小声,小声。大(父亲)和老呢?”春菊慢慢地停止抽泣,平息了呼吸,低喃说:“你大两年前就出去找你了,你老过世了。两年来就我一个人在家里,天天等你们父子回来。财啊,你吃了不少苦吧?”“母,没事,我一直躲在山里。” 春菊这里走到大门口,冲着上屋喊:“他叔,在家吗?我旺财回来了,我旺财回来了。”旺财张着口,粽子含在他嘴里,不能下咽。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没事,自古以来杀人偿命,怎么会无罪? “孩子啊,你早就没事了。你大就是出去找你回家来的。你逃跑后,时间不长,县里说王书记是坏人,要表扬你呢。” 谢灶炎一家跟着春菊来到她家,旺财呆在那里不知所措。堂叔谢灶炎一家见野人似的旺财披着兽皮,也唬得半天不敢言语,谢灶炎战兢兢地去推了一把旺财,大伙才都回过神来。“孩子,你受苦了。”堂婶的眼泪簌簌滴了下来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站文章于2019-11-28 21:59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林子深处(十一) 菊林子的功效